磁性材料的一些基本概念

1.磁性
实验表明任何物质在外磁场中都能够或多或少地被磁化,只是磁化的程度不同。根据物质在外磁场中表现出的特性,物质可分为五类:顺磁性物质,抗磁性物质,铁磁性物质,亚铁磁性物质,反铁磁性物质。我们把顺磁性物质和抗磁性物质称为弱磁性物质,把铁磁性物质、亚铁磁性物质称为强磁性物质。

2.磁性材料
软磁材料:可以用最小的外磁场实现最大的磁化强度,是具有低矫顽力和高磁导率的磁性材料。软磁材料易于磁化,也易于退磁。例如:软磁铁氧体、非晶纳米晶合金。
硬磁材料:又叫永磁材料,是指难以磁化并且一旦磁化之后又难以退磁的材料,其主要特点是具有高矫顽力,包括有稀土永磁材料、金属永磁材料及永磁铁氧体。
功能磁性材料:主要有磁致伸缩材料、磁记录材料、磁电阻材料、磁泡材料、磁光材料以及磁性薄膜材料等。

3.钕铁硼永磁材料
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采用的是粉末冶金工艺,熔炼后的合金制成粉末并在磁场中压制成压胚,压胚在惰性气体或真空中烧结达到致密化,为了提高磁体的矫顽力,通常需要进行时效热处理,再经后加工及表面处理后获得成品。
粘结钕铁硼是由永磁体粉末与可绕性好的橡胶或质硬量轻的塑料、橡胶等粘结材料相混合,按照用户要求直接成型为各种形状的永磁部件。
热压钕铁硼在不添加重稀土元素的情况下可实现与烧结钕铁硼相近的磁性能,具有致密度高、取向度高、耐蚀性好、矫顽力高和近终成型等优点,但机械性能不好且由于专利垄断,加工成本较高。 继续阅读“磁性材料的一些基本概念”

特斯拉计无法准确测量永磁材料的表面磁场

特斯拉计(又称:高斯计)在永磁材料表面磁场测量时被广泛应用,它是根据霍尔效应原理制成。这种仪器由霍尔探头传感器、仪表整机组成。其中探头内霍尔元件的尺寸、性能与封装结构对磁场测量的准确度起着关键的作用。

霍尔效应特斯拉计对均匀、恒定磁场测量的准确度一般在5%—0.5%,高精度的测量准确度可以达到0.05%。但对磁体表面的非均匀磁场的测量就谈不上准确度了。往往是不同的仪表,或同型号的仪表,不同的探头,或同一支探头的不同侧面,去测量同一磁体表面,同一位置(应该说看上去是同一位置)的磁场时,显示的结果都会大不一样,误差可以超过20%,甚至50%。造成上述差别的原因有两点:

其一,不同探头内霍尔元件封装的位置不同,或元件不在探头两侧的中部。这些探头在均匀磁场中,不会因位置上的改变而感受到磁场的改变,测量数据也不会因位置的不同而带来误差。当用不同的探头去测磁体表面发散的、不均匀的磁场时,虽然表面看上去是放到了同一位置,而内部霍尔元件感受到的并不是同一位置的磁场。感受到的场值不同,测量结果当然不一样。见不同磁体磁场示意图。一般,对于径向探头,厚度越小,内部霍尔元件离表面越近,测量表面磁场显示读数越大。采用超薄探头去测表面磁场时读数可以高于常规探头20%以上(被测磁体尺寸越小,磁体表面曲率越大,表面磁场越不均匀,测量数据差别越大),但是无论多薄的探头,其内部对磁场敏感的部分与磁体表面总有一个间距,不可能为零距离。所以说,不可能测到真正的表面磁场。只能说,使用的探头越薄,读数越能反映出磁体的表面磁场。

原因之二是:不同型号的霍尔探头内,所封装霍尔元件的敏感区尺寸不同。早期的体形霍尔元件,如锗、硅霍尔元件,尺寸一般为4×2㎜²也有6×3㎜²、8×4㎜²、最小为1.5×1.5㎜²,有效的敏感区基本上是元件本身的尺寸,面积大。若用这种霍尔元件来对磁力线发散的小磁体、磁体边角部分或多极充磁的表磁进行测量。仅能反映出通过该元件表面的磁感应强度的平均值。此值必定小于该区域的最大值。如果改用敏感区小的霍尔元件,如砷化镓霍尔元件,其敏感区的有效面积约为0.1×0.1~0.2×0.2㎜²远远小于体形元件的面积。这种元件就更能反映出表面磁场的场分布,所测到的最大值也更接近该区域的最大磁感应强度实际值。

由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使用霍尔效应原理制作的特斯拉计是无法准确测量到永磁材料表面磁场实际值(即真实值)的。不可能找到、建立一种统一的、共同的表面磁场量值标准。只能去谋求测出更加接近表面磁场实际值的方法。

少壮不努力,非也!

今天为学习某项内容又或者只算解决了一个疑惑,耗费了几张毛爷爷,这大概就是知识付费吧!顺便唠叨几句记下来,讲给以后的自己听!

工作越久,年龄越大,越发觉得需要学习,只是面对日常工作、生活琐碎、再想静心学习发现成了一件难事!老师和课堂早已远去,在模糊的记忆里……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以前常常听到这样的教诲,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了,此刻回头再看看,原来根本不够,那些所谓的努力,充其量只是应对了当时的考试吧;变化的时代,学习的时代,一直努力却总是觉得赶不上才是"常态"!开阔眼界、提高意识,在该学习的每个当下都要努力的学习!

质量管理体系(QMS)的适宜性、充分性、有效性和符合性

一、适宜性
a)要求QMS具有适应组织内外环境变化的特性;
b)指QMS与组织所处的客观情况的适宜过程。这种适宜过程应是动态的,即QMS应具备随内外部环境的改变而做相应的调整或改进的能力,以实现规定的质量方针和质量目标。
——外部环境是不断变化的,如新的法规颁布、相关法律法规和产品标准的修订;质量管理体系要求的变更(质量管理体系标准的换版 );顾客要求和期望的变化;供方情况的改变;市场行情的变化;环保、节能等社会要求的改变;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等。
——内部环境同样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如组织机构与职能的调整;高层领导人事变动;财务状况的变更;组织规模随人员、设施的增加不断壮大;改组、改制等带来的运营机制的变化;产品结构与类型的调整;采用新技术、主工艺、新设备引起的资源与手段的更新;组织的宗旨和自身要求的变化;生产经营、财务、职业的健康安全、环境等其他管理体系的变化等。 继续阅读“质量管理体系(QMS)的适宜性、充分性、有效性和符合性”

杰克·韦尔奇:六西格玛的里里外外

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通用电气前董事长兼CEO,在20年间使GE的市场资本增长30多倍,达到了4500亿美元,排名从世界第10提升到第1。他所推行的"六西格玛"标准、全球化和电子商务,几乎重新定义了现代企业。

在我担任CEO的20年中,我只缺席过一次公司高级管理委员会(CEC)会议。那是1995年6月,是我们最重要的会议之一。 继续阅读“杰克·韦尔奇:六西格玛的里里外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