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觉得有些委屈

临睡觉前翻看到《财经》的这篇专访文章,本以为匿名的专家有重大内幕消息,看来却只是专家们觉得委屈了……

这样一次举世关注、影响深远的疫情,其实不用你们这些砖家报料、哭诉,大家也能明白你们的失职和所谓的理由、难处!谁家还没有一本难念的经?!

“当时专家组掌握的情况确实是可防可控…不防不控是今天造成的这个恶果,而不是说可防和可控这个观念造成的。”

——Zach想表达一下鄙百姓对你们定论的"可防可控"的理解:经过国家级专家专业的实地调查,认为当时当地的处理、防控现状、措施是足够的,无需过多担忧、保持现状即可!

疫病经过合理有效的防、控措施是"可防可控"的,这一点不需要耗费您们国家级的砖家来定论!

国家两次派你们去实地调查,难道"他们不配合"就完了?天下百姓不值得你们“直言”一句“不清楚”么?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吗?

——如果未来有审判,您们再申诉不迟,不该是您的责任,您不用担;归他们的,他们也跑不了!如果没有,请您们看在亡者及其家庭的份上,以后至少讲讲人话、讲讲真话!

以下附专访原文: 继续阅读“他们觉得有些委屈”

中国房地产处于巨变前夜

网络中一篇号称雄文的文章,转载分享给大家,文中有些观点、或可能阴谋论类似的观点,Zach并不能理解、或赞同,或许是因为Zach是一介草民,视野和格局不够吧!但文中也有一些观点值得学习借鉴,诸如:"不是房屋的稀缺性,而是房屋所必须占用的土地的稀缺性"……

2010年的房地产调控,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让房价降得再猛烈些吧。还有人更是幸灾乐祸似的呼喊:让房地产赶紧崩盘吧。让没房子的好好看看有房子的笑话,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但是我们是不是要仔细想想,为什么调控?调控期望得到什么样的效果?

1、是如千千万万想买房子的人期望的那样,让人人买的起房吗?

2、是如千千万万的无产者期望的那样,让房地产崩盘,开发商上吊,地方ZF不再靠卖地实现GDP吗?

2010年房价下跌已经变成了人民最急切的期望,已经高过了解决超贫困家庭的温饱问题,已经超过了子女教育,医疗和养老。并且为房地产必须下降提出了若干义正言辞理由,总结下来无外乎三条:

1、人人都有居住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2、租售比严重不合理,空置率太高,人均收入太低,房子太贵了。

3、房价上涨造成物价上涨,人民生活变得困难。

的确,当经济过热,房价过高,会对经济运行和社会安定带来较高的风险。这也是国家所担忧的。防范金融风险,一切维稳才是中央考虑的重中之中。 继续阅读“中国房地产处于巨变前夜”

关于导师和师娘文章的原文

近段时间以来,总还是有很多朋友到处找寻关于导师、师娘的神文原文——虽然已经被《冰川冻土》删稿了。为此,Zach特定找来链接并分享,如无法下载,还是可以发送邮件给我,会尽量满足!同时申明:个人兴趣交流而已,适可而止吧!

点击下载:

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I)_集成思想的领悟之道

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II)_理论框架与集成实践

为什么他们急着出门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幕府山”,原标题:你没穷过所以不懂,为什么他们急着出门;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在继续,转发本文并非Zach支持盲目的、不负责任的肆意外出,只是在Zach看来,一刀切的杜绝人员流动并不合情合理;如文中所述的一些人,大众只是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罢了!

听说各地把春节假期延长,为了控制疫情,大局我们都理解,也配合。但是有一些人却不顾一切地冲出家门,去工作,命也不要了。

在生死面前,其他的都是小事,但是真有一件事比生死同样重要:赚钱。

赚钱对于62.6%的人,真的太难了

2018年,国际劳工组织发布报告《统计图景:非正规经济中的女性和男性》( Women and men in the informal economy: A statistical picture)(第三版)。报告基于100多个国家的微观数据,对全球非正规经济的规模进行了统计描述。数据显示:全球20亿人口从事非正规就业,占世界就业总人口的61.2%。

中国的数据显示:62.6%的人口从事非正规就业。

快递员、街头商贩、小吃摊点、搬运工、黑车司机、送餐员、临时工,都属于“非正规就业”。 继续阅读“为什么他们急着出门”

开大奔进故宫,故事还在继续

上图来源:观察者网(微信公众号)

上图来自"百度百科"

        最近这出"开车进故宫的撒欢儿"的戏还在继续,有钱开豪车认了也无妨嘛?为什么要"借"呢?难不成是像那些坑爹、坑夫……故事情节一样,不方便说是自己家的?难不成这次是要被孙媳妇儿坑?期待更新ING!

Zach推荐以下文章:

开大奔进故宫后续:有朋友称车是借她的,但事实蹊跷

原来开车进过故宫的人,不止一个